公务员

 公务员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2-02

公务员,应变能力在公务员面试当中是非常常见的测评要素,考察我们在处理紧急事件时的能力和心理素质。这种能力的考察不光是在题目中进行考察,也在我们的现场表现中进行考察,这就要求我们的思考时间不能太长,处理题目中的问题要方法恰当、多样、处理问题要全面,并且有效的处理短期和长期的问题。往往很多同学在答应变题目的时候只是处理问题不够全面,只是处理当务之急,并没有处理根本问题,并且也没有思考所提出的解决办法是否可行,会造成分数偏低的情况。中公教育专家以例题来说明。

公务员 1安徽铜陵市郊区大通镇长江与青通河交汇处岸边的渔船 十几米长、两米多宽的渔船里,住着一家好几口人,吃住行都在仅仅十几平方米的空间里解决;船行一处,舀几桶长江水,放点儿明矾净化沉淀,再烧几条捕捞上来的鱼,就是全家人的生计…… 在铜陵市大通镇75岁的渔民金山看来,以往的捕鱼生活,条件艰苦,收入微薄。父辈为他取名“金山”,但打了这么多年鱼,也没看到什么金山银山,而且随着长江鱼类资源的减少、禁渔期的严格执行,生活一年不如一年。 高兴的是,去年5月,金山和老伴儿佘慧芳告别以船为家,搬进楼房居住。“没想到老了老了,还能过上好日子。”就这样,金山和老伴老有所养,两个儿子外出打工,不再靠捕鱼为生,一家人的生活也有了奔头。 “不是简单地劝导上岸,而是让渔民上得来,住得安,过得好。”安徽省住建厅总工程师宋直刚介绍,安徽通过住房安置、就业培训等政策扶持,在全国率先完成以船为家渔民上岸安居工程,近两万户渔民告别了水上生活。 上岸安居,渔民有了幸福家 能打牌、下棋,有各类健身器材,还有乒乓球等活动场地……走进铜陵市大通镇“民福家园”小区活动中心,不少老人小孩儿在这里休闲娱乐,嬉笑打闹。 “小区里配套齐全,有物业,有活动中心,原来是孤零零一家人在船上生活,现在是社区邻里间一起乐呵。”杨爱荣家里好几代人吃住在船上,去年一家人搬到了社区楼房,虽然是一家五口挤住在75平方米的两居室里,但在杨爱荣看来,现在的居住环境,已经比以前好太多了。 “几年前女儿女婿的婚礼都是在渔船上办的,那个时候哪能想到会过上现在的生活。”杨爱荣笑得合不拢嘴,“附近就是菜市场,生活方便,还有小学、幼儿园,不像我们在渔船上一辈子没机会上学,将来外孙还能接受到更好的教育。” “我们主要采取集资集中新建渔民新村、配租保障房等方式进行安置。”铜陵市住建委主任周剑介绍,大通镇筹集了“民福家园”二期安置点房源270套,引导渔民实行集中安置,同时按国家政策每户渔民可享受相应购房补助。 渔民杨翠霞购置了一套65平方米的统建房,在她心里有本明白账:依照购房时物价、住建部门核定的全产权商品房每平方米2100元的成本价,所购置的65平方米的住房成本价为13.65万元,前期政府扶持资金约3.7万元,省市各级财政共补贴4万元,一套65平方米的住房,实际购房款还不到6万块钱。 在中央安排专项资金补助4.1365亿元的基础上,省财政按照每户1.05万元的标准拨发了补助资金,各市又在中央、省级标准上,结合各自实际配套增加了补助资金。宋直刚介绍,“目的就是要在安置措施上‘拉一把’,让渔民上得了岸,更买得起房。” 就业保障,日子看到新希望 没有耕地、养殖水面等生产设施,没有资金来源……大多数渔民上岸后收入低,社会保障不完善。 对此,安徽推出“1+6”政策模式,实行帮扶“保基本、兜底线、促公平、可持续”。安徽省住建厅村镇规划与建设处副处长卢立新介绍,“‘1’即是安排住房,‘6’即要统筹推进渔民户籍、就业、教育、医保、养老及生活困难救助等社会保障政策的落实。” “以往每年去掉花销一年好歹还有两三万块钱的结余,现在上岸了,靠啥生活?”起初,芜湖市无为县渔民刘桂斌还颇有顾虑,但他怎么也没想到,上岸后每年收入比之前翻了好几倍。 “在粮油购销公司做销售,保底工资10万元,干得好加上奖励绩效,每年能有十几万元进项。”现在,刘桂斌工作稳定又轻松,还住上了政府分配的廉租房,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儿。 开车、做饭、理发、养殖,政府每年还会组织各类免费就业培训,帮助渔民提高技能,及时就业。 “要让渔民上岸,更要让他们看得到生活的希望。”卢立新表示,对于就业特别困难的渔民,政府还有低保兜底,同时采取购买服务等方式,安排服务员、保安等公益性岗位进行托底安置,解决渔民的生产生活问题。 政策执行,因地制宜解难题 安徽有近两万户上岸渔民,安置任务占全国的1/5。在安徽省住建厅村镇规划与建设处副调研员刘祁看来,渔民上岸任务重,实施难点多,需要政策执行,更需各地因地制宜解难题。 首先难在核查。不少渔民虽在一个地方上了户口,但往往“打一枪换一个地方”,沿长江各地市行船捕鱼。刘祁表示,渔户自愿申请,村推荐,征求渔民代表意见,公示后报乡镇、县区审核审批,多轮走访调查核实,才能摸清一个市、县区的渔民总数。 同时,不少渔民实在困难,补贴给的再多还是买不起保障房。对此,安徽各地坚持特事特办,安置方式多样,不搞一刀切。 芜湖市采取民用住家船评估价冲抵购房款的方式进行安置,进一步减少渔民负担;滁州全椒县则是让渔民先行入住,扣除补贴资金后仍交不齐房屋差价的,政府可先行办理渔户与政府共有房屋产权证,等渔民经济条件好转补齐差价后,再将共有产权证更换为个人房产证。 “实际操作层面,必须要创新政策,因地制宜解决难题。”铜陵市大通镇人大主席曾象春感触很深,“矛盾问题很多,同样的购房资格,为啥你住三楼,我住一楼?为何这一批的安置房户型、朝向等不如上一批次……” 大通镇的办法是探索建立渔民上岸安置的风险评估及化解机制,梳理安置中可能存在的各种问题,做好预案应对。曾象春说,“对购房意愿相同的,我们采取现场抽签选房及抽到好楼层、好户型的就补差价的方式解决矛盾;其他分房问题,区、镇主要领导会专门接待上访,加强政策解释,问题协调。” “省里有实施意见,各市、县区都拿出创新思路。”宋直刚说,总的目标就是要确保每一户上岸渔民“居者有其屋,致富有渠道,保障全到位。”来源:人民日报作者:朱思雄孙振

央广网北京11月9日消息据中国乡村之声《三农中国》报道,由于渔民们的过度捕捞,以及长江航运、水电的快速发展,长江的渔业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。渔业资源可以说是不堪负重。江里的鱼越来越少了,渔民千百年来传统的生产生活方式面临着转产、转型。 世代以渔为业、以船为家的渔民,转产转业能干什么?渔民是不是愿意转产转业? 凌晨4点,毛毛雨的天气,有些阴冷。长江沿岸很多渔民这个时候开始外出打渔,58岁的仇国强是其中一员。 仇国强:家在岸上,打渔在船上,每天都出去打渔,早上打几个小时就回来。 记者:今天早上打了什么? 仇国强:虾,蟹,螃蟹。 记者:一天能打多少? 仇国强:一天嘛,有时候多,有时候少,平均下来一天四百多块钱。有禁鱼补贴,柴油补贴,一年两个人能拿一万五千块钱。今年深水航道改制,明年刀鱼就不好打了。 渔民赵桂生,儿女在外工作。为了多攒点积蓄,今年60岁的他仍然每天起早贪黑地捕鱼、卖鱼。老两口省吃俭用,在他的住船上,看不见有像样的家具。而在岸上,他们有自己盖的两层小楼,位于高港区东江小区,泰州市第一批上岸的渔民都安置在这里。 泰州渔业公司总经理赵贵成告诉记者,尽管渔民们生产很努力,但因为鱼虾数量减少了,以及受到航道开发、河道采砂、捕捞证时限等诸多因素限制,近几年渔民的收入却并没有增加多少。泰州高港区渔民平均一年捕鱼的利润是4万元,加上禁渔期间的补助,一年能有5万多元的收入。 赵贵成:长江开发,两岸搞码头建设,占用了水口,这一块是谁占用谁补助,公司都拿到钱了,公司拿到钱之后成立了一个基金会,把这个钱存下来,放在银行里,每年把利息拿出来分配给他们。另外,禁渔期间,有禁渔期生活费,三个月期间,一户2880元;另外还有柴油补助,柴油补助今年拿8000元。 在长江江苏泰州段的主要捕鱼区域高港区,有2387户渔民,其中有50%的渔民,同时还是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,单纯以捕鱼为生的只有186户。1968年,江苏省就组织渔民在岸上安家落户,让一部分渔民在岸上有了住房。几十年过去了,当年建筑的房屋早已经破落不堪。2007年,得益于第一批渔民上岸工程,泰州市近200户渔民拿到自己的钥匙,住进了新楼房。现在正在进行第二批安置。泰州住建局村镇处处长姚晟表示,按计划,明年上半年,全部渔民将上岸工作。 姚晟:我们市里对这一块是非常重视的,要求是要按时,在明年上半年要全部完成。渔民都愿意上岸,国家给钱,当然愿意了。在上岸安置方面,是要多元化的,原来按照我们的理解,上岸就是让渔民在岸上有房子,或者是我们建房,让渔民定居下来;现在是形式多样的--比如说存量的安置房或者廉租房都可以安置渔民,就是保证有房子住,哪怕是租的房子,国家补贴的钱就用来付租金,不拘一格;包括农村宅基地,农民进城后,政府收购回来,也可以用来安置渔民。补贴的标准是3万块钱,国家给2万,江苏省补贴1万,一共是3万块钱。 眼下长江流域的渔业资源日渐衰竭,渔民的生产、生活陷入了困境。面对经济快速发展带来的长江渔业资源的迅速衰退,泰州市渔政部门决定,加快渔民转产转业,减轻捕捞对长江渔业资源的压力。泰州市渔政支队队长高亚明: 高亚明:转产转业有三个渠道,一是从事水上运输,二是就地打工,比如沿江的船厂,烟厂,渔民可以在里面打工,还有部分从事生产,有的开饭店,出租车,做小商小贩。而且这两千多户有50%农业人口,有土地面积,有农田,果园。 随着“渔民上岸”工程的实施,越来越多的渔民即将结束他们的渔民生活。重新就业和生活保障又成了最现实的问题。泰州市准备通过社保来解决渔民的养老问题。 高亚明:针对渔民老龄化现象、文化程度低、生产技术低这方面来考虑,我们要重点放在渔民的养老上做文章。比如,我们正在做把国家相关的补贴,从明年开始拿出一部分出来,给年纪大的渔民搞些养老保险。渠道一是国家油补,二是地方政府财政补贴,三是渔民自身再拿出一部分,来解决他们的养老问题。而且我们几次征求渔民意见,渔民也迫切的需要上岸,也迫切需要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问题。 对于世代以捕鱼为生、衣食住行都与长江密不可分的渔民来说,转产之后干什么?尤其是年岁偏大的渔民,上岸之后,会面临一系列的困难。渔民王福德: 王福德:我们这么大年纪了,打工干活哪里要啊,再说我们打渔算是自由工作,搞惯了,到人家又受不了气,我们就唯一的想搞鱼。如果不是国家开发,我们搞鱼肯定还是一年比一年好的。这个也没有办法啦,国家也不能因为我们要打渔就不建设啊。我们渔民的心愿,如果长江里不能再捕鱼的话,国家政府一次性给我们补贴点钱,我们干脆就不搞了。 记者:你不打渔了,想干嘛? 王福德:想干嘛,现在四五十岁了,再搞个三两年就好退休了,搞鱼最多到60岁也就干不动了。 采访中,记者感受到的是渔民对长江的依恋,但是又不得不面对长江开发、长江禁鱼、长江水质环境恶化等现实问题。 渔民王福德说,他想买艘新船,办个“渔家乐”。渔民上岸工程让渔民在岸上都有了住房,可渔民还是习惯在船上生活,因为这里“看得到长江”。 王福德:肯定是舍不得。像我们在长江那么多年风吹浪打,生活习惯了的,没有江上的风吹着,还觉得不习惯呢。

为了实现渔业可持续发展,政府建议渔民上岸,将渔民安置在长江沿岸,但是群众对这项安排不满意。你作为负责协作渔民搬迁的人员,如何去处理?

随机应变就是随着情况的变化灵活机动地应付,也就是所谓的见招拆招。因地制宜是指根据当地当时的具体情况,制定或采取适当的措施来干某件事情或处理一些事,也就是有针对性的解决问题。情境类题目的一大特征就是不确定性强,无先例可循。这就需要考生拓宽思维,在坚持原则的前提下,充分考虑情况的特殊性,灵活应变。

同样是搬迁,因为发生的地点不同,具体情形就会有差异,就需要考生因地制宜,采取有针对性的解决措施。市民不愿意搬迁主要问题大多是对住房和拆迁补助政策不满,而渔民不愿意上岸更为重要的因素是生计问题,所以在应对措施中要着重体现出我们对渔民未来生活的安排和保障。”